独播剧
会员书架
首页 >都市 >离婚后她惊艳了世界 > 第1623章 施苦肉计

第1623章 施苦肉计

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没有了
如果您还没有登录请点击:【登录】,如果您还不是本站会员请点击:【注册】成为本站会员!

是元娉。

半个月曾有过一面之交的元娉。

楚晔迅速对手机那端的顾南音说:“妈,有人受伤了,我去看看。”

“好,你小心点。”

“我带着保镖的,放心。”

结束通话,楚晔握着手机,穿过人群,大步朝元娉走过去。

眨眼间的功夫,她身边已经围了一拨人。

楚晔拨开人群,在元娉身边蹲下,问:“元小姐,你伤到哪儿了?”

元娉缓缓抬起头,脸色苍白如纸,眼睛半睁半闭。

她张了张嘴唇,疼得说不出话来。

楚晔瞥到她腹部的白衬衫上一片鲜红的血渍,红得刺目。

这明显不是意外。

他快速解开她衬衫纽扣,看到腹部右下方,全是血,好在肠子没有翻出来。

他脱掉身上衬衫,只着一件白背心,将自己的衬衫勒到她小腹上缠住,止血。

又拨通120的号码,叫救护车,叫完救护车,拨了110报警。

冷静地做完这一切,他吩咐自家保镖去附近寻找凶手。

这么多人,就敢拿刀捅人,太胆大妄为了!

元娉强忍疼痛,伸手拉拉他的手臂,虚弱地说:“你的安全重要,保镖不能离开你,等警方来吧。”

保镖闻言,不敢离开楚晔左右。

楚晔环视一圈问:“你出行怎么不带保镖?”

元娉不知他有没有查过自己的身世,想必没有吧。

他对她不太感兴趣的样子。

元娉垂下睫毛说:“我平时都不带的。”

“捅你的是什么人,知道吗?”

元娉握紧拳头,忍疼摇摇头,“不知道。我正在拿手机拍夜景,忽然有个戴口罩的人,朝我冲过来。我还没反应过来,就听到肚子上噗的一声,那人拔掉刀子就跑了。等我反应过来,那人早没影了。我肚子疼,开始流血,才知道被人捅了一刀。”

她闭上眼睛,剧烈的腹疼让她脑子发蒙,失血过多导致她浑身冰冷,心口发闷,呼吸有些困难。

没想到元坚说的苦肉计,这么苦。

直接派人捅她的小腹。

腹部有五脏六腑、大动脉、子宫和肠子,捅不巧,能直接要她的命。

哪怕打断她的腿,也好过捅肚子吧?

楚晔问:“对方没抢你东西吧?”

“没。”

“应该是寻仇。”

元娉声音虚浮,“是吧。”

楚晔却觉得有些地方不太符合逻辑。

真要寻仇,歹徒为什么不去偏僻地方寻?却来这种人群熙攘的地方?

救护车很快赶到,用担架把元娉抬上救护车,对她进行抢救。

楚晔陪她一起上了车。

来到医院。

元娉家人来不了,楚晔帮忙代签手术同意书,去刷卡交费。

元娉被推进手术室,做缝合手术。

楚晔想联系元娉的家人来医院。

她的手机锁屏了,打不开,无法联系。

楚晔吩咐助理:“想办法查一下元娉的身份,通知她父母来医院。”

“好的,楚总。”

助理走到一边,打电话查元娉。

五分钟后,助理回来,向楚晔汇报:“楚总,元娉应该是元老的孙女,元仲怀的小女儿,元坚的妹妹。”

楚晔没想到元娉也是元老家的人。

他之前听楚韵提过一嘴,说元家只有林柠一个女孩子,都比较稀罕她,怎么又来一个?

楚晔看向助理,“消息可靠吗?”

“可靠。”

“元家只有林柠一个女孩子,你是不是查混了?”

助理道:“可能元娉平时比较低调,又刚从国外留学回来,在家族中存在感不强。如果元家人说,只有林柠小姐一个女孩子,这里面可能有秘密。我只查到了元坚的手机号,他父母的号码对外保密,查不到。我马上联系元坚来医院。”

楚晔微微颔首,不再言语。

只是碰巧遇到,顺手救她一把,对她的秘密没有太大的兴趣。

助理拨通元坚的号码,把刚才发生的事说了一遍。

元坚沉默片刻说:“我大病未痊愈,又公务缠身,走不开。我父母出国有要事,几天内回不来。麻烦你和楚总帮忙照顾一下我妹妹,银行账户发来,我把医药费和辛苦费给转过去。”

助理没想到还有这样当哥的。

自己的妹妹受伤,来不了,就派几个人来呗。

居然让他和楚总照顾,非亲非故的。

助理报了楚晔的银行卡账号和医药费金额。

元坚很快把钱转过来,转了五倍的医药费,言外之意,那四倍是感谢费。

楚晔想把多转的医药费,还给他,不知他账户,转不过去。

这事让他不太舒服。

数小时后,元娉被从手术室推出来。

好在没伤到五脏六腑、子宫和肠道。

对方捅得很有技巧,出了很多血,但是避开了要害部位,不致命。

医护人员把元娉推进手术室。

安顿好她。

楚晔道:“元小姐,你好好休息,我给你找个女护工来照顾你,我该回酒店了。”

元娉脸色苍白,扯起唇角,笑了个无比凄惶的笑,眼泪无声地从眼角滑落。

她点点头,“谢谢楚先生。”

她这一流泪,楚晔有些心软。

那会儿捅到肚子,血流满腹,那么疼,她没哭。

这会儿因为他要走,她居然哭了。

楚晔浅提一口气说:“你爸妈在国外,回不来。你哥说他大病未愈,公务缠身,来不了。我给你找两个专业女护工照顾你一晚,明天中午我开完会,就来看你。”

元娉极轻地摇摇头,“不用,你去忙。老是麻烦你,对不起,楚先生。”

楚晔平时接触的要么是母亲那种活泼不失坚强的女强人,要么是楚韵那种小甜妹。

或者是干练的女合作方,要么是公司公事公办的女职员。

偶尔扑上来纠缠的女明星,心机和野心全写在脸上,一眼识破。

头一次接触元娉这种,楚晔一时不知该如何招架。

走吧,她流泪流得让人心里难受。

留下来照顾她吧,非亲非故的,他没这个义务。

助理很快带了两个护工来。

楚晔硬下心肠,拉开门走出去。

走到楼下了,才想起元娉的手机还在他包里。

他又返回楼上,敲了敲病房门,进去。

看到元娉躺在病床上,满脸是泪,不知何时已经哭成了个泪人儿。

手机完全可以让助理送的,可楚晔却亲自来了。

后知后觉,应该是担心她哭。

楚晔把她的手机放到床头柜上,轻声安慰道:“你家人不是不关心你,是公务缠身,来不了。别想太多,好好养伤。”

元娉抬手抹掉眼泪,冲他笑,“谢谢你,楚先生,你是个好人。快回酒店休息吧,明天不要来看我了。”

楚晔垂在腿侧的手微微弯了弯,“好好休息,再见。”

元娉轻声道:“再见。”

楚晔快步离开。

再不走,又要动恻隐之心了。

他什么都好,就是心太软,太善良,看不得人哭,看不得人受苦。

坐进车里。

楚晔拨通楚韵的号码,“韵韵,你抽空问问林柠,元娉什么情况?”

楚韵一怔,“元娉是谁?没听说过,也是元峻家的人吗?”

“元仲怀的女儿,元坚的妹妹。”

楚韵纳闷,“无缘无故的,你打听她做什么?”

“我出差来海城,碰巧遇到她。她受伤住院了,她家人一个没来,小姑娘孤零零的躺在病房里,哭得很可怜。”

楚韵哦了一声。

都等不到明天,当即就打给了林柠,把楚晔的话转述了一遍。

闻言,林柠沉默许久才出声:“她很可怜。父亲是缉毒英雄,当卧底执行任务时牺牲了,全家遭到毒贩报复,被杀光了,只剩她一个。我爷爷知道这件事后,为了保护她,让我二舅收养了她。”

dengbi.netdmxswqqxswyifan.net

shuyue.netepzw.netqqwxwxsguan

xs007zhuike.netreadw23zw

duboju.net
点击切换 [繁体版]    [简体版]
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没有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