独播剧
会员书架
首页 >玄幻 >光荣之凤凰城的女儿们 > 第一百七十二章 “非法的”法庭?

第一百七十二章 “非法的”法庭?

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没有了
如果您还没有登录请点击:【登录】,如果您还不是本站会员请点击:【注册】成为本站会员!

他正这样想着。格莱特长老慢悠悠地迈着步子,走上前来,同样笑眯眯地看着首都治安官大人。

可是,聪明的尤葛纳大人是绝不会再次上当了!他退后一步,用法律降临于身的正大威风,审视着面前这位和善的老人。

“和善吗?我觉得还是小心点儿为妙。”他心里嘀咕着。

治安官大人痛恨一切匪类,这是王城人尽皆知的。虽然有近卫军丰收节群殴和大个子维卡的瞎掺和这几档子事儿,让他时不时成为市民口中的笑料。可是,人们在嘲弄他的同时,也很难对于治安官大人常常自诩的“法律的公正执行者”之类的话,提出更有说服力的反对。

也就是说,人们也很难说治安官大人是不公正的!人们都可以取笑他,可是也都会害怕他!除了他们的大个子维卡!

或者,在众多市民们的眼里,治安官大人更多的只是愚蠢,而不是可恶!

虽然也很少有人能分得清楚这两点有什么不同,可是,尤葛纳也会做出一些令人感到意外的事情。比如,他虽然痛恨匪徒囚犯,可是,当一个白发苍苍的老人被带上枷锁时,他又往往会表现出与一个合格的首都治安官不相称的行为。

比如,他会大度地给予一个老人以优待—这也是长老成了唯一一个没有被带上任何刑具的犯人的原因。

恰恰是这些偶尔会犯的小糊涂,也能让王城的市民们增加一些对法律的小小的敬畏之心。

可是,他在面对一个垂垂老朽之人毫无威胁地靠近时,不由自主地退后,却又让他的小聪明前功尽弃!

这时,人们就会在心里暗自叹息,说道:“唉。果然还是我们熟悉的那个愚蠢的治安官大人啊!”

可是,太阳马上就要升到头顶,绞架那黑黑的影子也越来越短。治安官大人如果想按照国王的旨意,在正午时分吊死这几个犯人,那就不能再拖延时间了!

他盯着长老的样子,让长老感到一丝可笑。他拄着拐杖,手捋长须,笑着问道:“治安官大人,你想好问什么了吗?我看你似乎还在想呢。”

“闭嘴。”尤葛纳狠狠瞪了长老一眼。虽然之前吃了几个小小的苦头,可是,一个颤巍巍的老头,又能把他,治安官大人,怎么样呢!

他轻轻咳了一声,又开始了询问前的冷笑。

“老头儿,这是在威严的法庭上,你可要想好了!问你什么,就回答什么!明白吗?”

“好的,治安官大人!”长老笑眯眯地回答道。

“不许唱歌!不许跳舞!更不许发出古怪的叫声!”

“好的,治安官大人。那正是我这把老骨头也绝不想做的事呢。”

治安官很满意,他不住地点着头。

“即使做为囚犯,差别也会如此之大。某些不知好歹的家伙,正应该好好学习一下,怎么做一个让治安官省心的囚犯啊!”

众人低声而笑。特林维尔撇了撇嘴,阿卡阿卡当然也要撇撇嘴啊!

不论台上还是广场上,人们都在笑。尽显法律尊严的这场审判,在尤葛纳大人的主持下,依稀在向一场闹剧发展。可是在众多人的心里,他们的笑也是逼不得已的。

王城的市民们和所有阿波多利的人们一样,都是热爱自己的国家和君王的。国家长久的富强繁荣与和平,让他们有理由这样做。即使备受尊敬的国王做了一些让他们困惑不解的事,可在绝大多数人眼里,国王依旧还是那个受人爱戴的好国王。再说,还有艾蕾诺亚王后呢。

这是很多人没有说出口却一致赞同的—王室的尊崇未尝不是因为有了阿波多利仁慈的王后,才倍加受到欢迎和拥戴。

因此,只要是叛国者和谋逆弑君者,在阿波多利会受到最严厉的惩罚,甚至上绞架,那都是理所当然的。在这之前,几乎没有人会对此提出异议。

可是,这个艳阳高照的广场上,站在绞架下受到最不可饶恕罪名审判的几个人,却让很多人开始迷茫。

无论是近卫军中队长格雷恩,还是大个子维卡。熟悉他们或者听说过他们事迹的人,都知道他们为了这个国家所作出的奉献。他们的品德和功绩,都是有口皆碑,不容质疑的。

可偏偏就是他们,的确加入了和王国作对的敌人阵营,在战场上和王国的士兵作战。这是他们没有想到的。

可事实就摆在眼前。即使治安官尤葛纳大人的确对他们的大个子维卡心怀不满,借法庭的名义趁机公报私仇,这也是肯定会有的。

可是,就像他们全都看到的那一刻,加在他们头上“叛国者”和“弑君者”的罪名,也都是确定无疑的。只要他们还热爱着这个国家,还在拥戴他们的国王—那么,冷酷无情的绞刑架,是他们谁都无法挣脱的最后的命运。

出于个人感情,他们不忍看到他们的英雄被绞死,而且是以最卑鄙的“叛国”的罪名。这也意味着,即使死后他们也得不到任何人的原谅!这让很多巴布科莱的人们无法接受。

就是在这种压抑的迷惑中,他们无所适从。只要有人笑,他们就跟着笑。仿佛他们的笑声,能延迟那最后时刻的到来。

可眼见得台上的囚犯只剩下了最后一个人。还是个垂垂老矣的老人!可是,什么都没有发生!

因为,他们也根本不知道,自己在盼望着什么。

可是,该来的终于还是来了。治安官大人虽然在之前的审讯中受到了一些小小的挫折,可是,面对一个走路还要一摇三晃,气喘吁吁的老头儿,没有理由会让人认为,治安官大人会不是他的对手。

白发老人还在笑眯眯的,仿佛对他和其他几人的命运已经了然于胸。人们的心中突然增添了许多的忧虑,可他们全都无能为力。他们也就无法再用笑声来对老人的和蔼报以同情和惋惜了。

“老头儿,”尤葛纳笑容可掬,满面和气。他说,“看你这副样子,要说你是个弑君叛上者,估计很多人都不能相信。再说,我也能看得出来,你也不是阿波多利的臣民。不过,只要你老老实实地回答本法庭的询问,我相信这一切很快就会结束。我们都不必站在这个万众瞩目的高台上活受罪了。”

老头果然点着头,表示赞同治安官大人的意见。“可是,”他说道,“我岂止不是高山国的臣民呢。要说起来,只怕以我的身份,这个法庭还不能享有审判我的权力呢。”

台下再次响起人群交头接耳的“嗡嗡”声,显然老头儿慢条斯理的回答让他们满心怀疑,同时也让更多人气满胸膛。

无论是谁,在巴布科莱王城,在阿波多利的土地上,公然宣称不受王国法律管辖的,该是多么狂妄啊!

刚才还一脸和气的首都治安官听到他的话,气得跳了起来,手指着白发苍苍的老人,破口大骂!

“住口,你这个老头儿!”尤葛纳的脸色红的发紫,胸膛鼓鼓的。“我看你枉活了这般年岁,可我要告诉你—老头儿,你给我听好了!王国的法律是神圣的,法庭的尊严也是不容亵渎的!你竟敢说,阿波多利的法律,制裁不了你吗?说,你到底是什么人!”

被无视的治安官怒气冲冲的样子,是格雷恩等人早就想到的。此时他们的心中也是紧张焦虑的。可眼下就是最后的时刻,长老会有什么秘密,他们全都拭目以待!

可是,长老真的会有雷霆一击,足以扭转乾坤吗?

长老却没有为治安官的上蹿下跳所激怒,依旧心平气和。

“在说出我的身份和名字之前,我也想确认一件事。”

尤葛纳犹豫着。他说道:“什么事?当然,这是你的权力。对法律和依据法律而建立的法庭,有任何疑议,你尽可以当面提出。”

“好的,治安官大人。我只想知道,审判我的,到底是谁?”

“当然是我!”尤葛纳耐着性子回答道。“王城治安官,尤葛纳-就是我!”

“好的。那么,治安官大人肯定是依据尊贵的欧尔津国王陛下的旨意,审理此案了?”

“当然!”可是,治安官大人的眉头紧蹙在一起。人们都能看得出来,尤葛纳大人已经有些不耐烦了。

老人却像是没有看到他的表情,伸出一只手:“拿来,我要看看。”

“什么?”尤葛纳明显有些生气,可是他却不知道老头儿要让他拿什么出来看看。“老头儿,法庭可不是任你戏耍的,你可不要试图挑战我的耐心!”

“可是,”老人仍然笑着。“我只是想看看陛下亲自颁发的那道旨令,好让我相信,高山国的法律的确值得我的尊重。这不是什么难事吧?就在刚才你不是还让你的士兵在宣读吗?拿来让我老头子看看吧。”

人们都惊讶不已。这个老头儿果然胆大非常。

尤葛纳明显又犯了难。虽然没有先例,那些他见惯了的罪犯们,站在法庭上无一不战战兢兢,嚎哭失声,还从没见过要当堂验证法律文书的犯人呢。

可是,令首都治安官为难的是,犯人的要求似乎也并没有被他所信奉的法律所禁止。他偷偷扭头看着观礼台上的国王。

正如他所想的那样。国王陛下的耐心,显然并不比他的治安官更多了。他双手支撑着面前的桌子,身子前倾,两只眼睛露着凶光,正死死盯着他的治安官。

尤葛纳不禁浑身颤抖。可是,他也没有更多的时间去思考了。他惴惴不安地挥挥手,于是,他的士兵把手捧的国王的敕令,交到了犯人手里。

犯人的请求果然不是为了戏弄治安官大人。因为他真的在仔细观看着,还双手捧起,对着阳光,眯着眼睛,前后左右,翻来覆去,看的十分认真。

他的举动在几乎所有人眼里,都是古怪和不可理喻的。他们交头接耳,议论纷纷。尤葛纳立在一旁,也是一脸的诧异。

只有格雷恩仿佛明白了一些。虽然他并不知道长老会在那道国王亲手书写的敕令上发现什么,可是,长老也一定是事先就已经谋划好了。拿到那道敕书,就是他的目的!

可是,他到底在看什么呢?

格雷恩死死盯着长老。他的脸色可怕,呼吸急促,连身边看到的神情万分诧异的特林维尔,都有些微微吃惊了。

看到那个哆哆嗦嗦的犯人依旧没有把敕令还回来的意思,尤葛纳呵斥道:“老头儿,你看够了没有!”

老头儿轻轻点了点头,把羊皮敕书卷起来,握在手里。

“我已经看完了。我已经完全确定了。”

治安官大人的嘴角挂着一丝冷笑。他说道:“早这样,不就省事了吗!好了,老头儿,你还有什么话要说的呢?”

“没错,治安官大人。就像我之前质疑过的那样,我更加确定了—这个法庭是非法的,根本没有资格审判任何人!”

巴布科莱的市民们愤怒了!他们仅有的那一点儿对犯人的同情,瞬间就随着他的狂妄和傲慢,烟消云散了。他们纷纷向前拥挤着,挥舞着手臂,发出阵阵怒吼。

无论如何,他们此时都应该维护的是阿波多利的尊严!面对赤裸裸的挑衅,是一个真正的巴布科莱人所不能容忍的!

连格雷恩也被震惊了,也更迷惑了。难道长老所说的秘密,足以质疑法庭的合法或者公正吗?

可这难道是凭着他一句话,就能做到的吗?

最不能忍受而跳的最高的,还是治安官尤葛纳大人!他面色血红,气得头晕脑胀。

“住口!你这个老疯子,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?你太放肆了!现在,我还要在你的身上,再加上一条藐视法庭的重罪!你完了!老头儿!”

这次,暴跳如雷的治安官大人的正义之举,受到了所有正直和热爱阿波多利的人们的全力支持。他们大呼着尤葛纳的名字,怒气冲冲。王城治安官听着人们的欢呼声,感动地几乎要晕过去了。

特林维尔急的用还绑着的手,使劲儿拉着格雷恩的衣袖,“格雷恩,怎么办?长老看来一点儿都不了解巴布科莱的人们,他要是还拿不出什么好办法,我看我们都要被这个糊涂老头子害死了!”

格雷恩已经恢复了平静,他严厉地瞪了特林维尔一眼。特林维尔虽然急得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,却不得不闭上嘴,只是不住地摇着头。

“特林维尔,要相信长老。也许,现在还不是说出他最后秘密的时刻。我的朋友,无论任何时候,我们都要坚定地互相支持,互相信任。这才是我们来到王城而无所畏惧的根本所在。”

阿卡阿卡也说道:“是啊,主人。让我们再等等看吧。长老从来都不会欺骗我们的。他说有办法,就一定会有办法。”不过,他望着广场上群情而起的人们,还是不禁直咂舌。“唉,眼前的这个场面,希望长老事先最好已经有了防备。要不然的话,那我们可就真要被巴布科莱人们的热情给害惨了!”

“且慢,且慢。”

白头发白胡子的犯人好像根本没有被台下人们的愤怒所干扰,他依然稳如磐石,笑容依旧。

尤葛纳因为受到市民们的支持,顿觉信心和勇气倍增,腰杆儿也挺了起来。

“老头儿,你还有什么话说?”

“治安官大人,看过这道敕令后,我有个问题想向您请教。”

治安官大人还没有来得及回答,可是愤怒的王城却先不答应了。

“别听他废话了!快把他绞死!”

“对!这个老头儿太坏了!”

“治安官大人,千万别放过这个囚犯!”

尤葛纳挥挥手,示意他感激市民们的支持和厚爱。

“巴布科莱的市民们,亵渎我们神圣法律的恶人一个都不会逃脱—我以国王陛下赐予我的权力向大家保证!可是,法律不只是为了惩罚那些罪犯而存在。让他们罪行昭彰,暴露于光天化日之下,痛心疾首,临终时忏悔,也是法律威严之下的仁慈。即使这个犯人犯下过滔天的大罪,可是,他有为自己辩护的权力,直到被正义击溃。”

“说的太好了!尤葛纳大人!”

巴布科莱的市民们好像重新认识了他们的治安官,在他们眼中,一向被取笑轻看的治安官大人,今天屹立在高台上,显得如此高大英武。

“说的太好了!尤葛纳大人!”犯人由衷地赞叹着。治安官大人当然不会被一个犯人的逢迎吹捧就得意忘形起来,可是他的脸也是真的红了。“可是,我质疑的并不是高山国的法律。”

“你在说什么?”尤葛纳疑惑地问道。

众人的注视下,长老拄着拐杖,走到高台正中,面对着所有的人。

“巴布科莱的市民们,这道敕书,是假的!是伪造的!”

特林维尔差点儿跳起来,他死死攥住格雷恩的手。可是格雷恩只顾着扭头看着大观礼台上。

dengbi.netdmxswqqxswyifan.net

shuyue.netepzw.netqqwxwxsguan

xs007zhuike.netreadw23zw

duboju.net
点击切换 [繁体版]    [简体版]
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没有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