独播剧
会员书架
首页 >都市 >七零家属院:我怀了糙汉三个崽 > 第204章 秦小也,只能是他的

第204章 秦小也,只能是他的

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章
如果您还没有登录请点击:【登录】,如果您还不是本站会员请点击:【注册】成为本站会员!

夫妻俩有段时日没见,出了军区医院的大门,沈行疆紧紧拉着姜晚婉的手。

在门外,他们最近的距离就是拉着手,饶是如此,路上碰到没结婚的,看到他们手拉着手,也要看出个大红脸来。

姜晚婉已经可以预见:“程渡认回你,肯定会和爹炫耀。提前和爹说清楚,倒是没啥,我觉得,二娘肯定会有不少小想法。”

三柱子马上要结婚了,还不晓得对方是啥样的人呢。

沈行疆:“她敢闹,就把她弄走。”

姜晚婉就喜欢他果断决然的样子。

既然程含章开口了,这件事就立马处理了。

沈行疆和姜晚婉先去供销社买了两包桃酥,还有五仁的月饼,又去军区专供肉的铺子买了二斤排骨。

沈行疆把东西都拎在手里,和姜晚婉搭上午的火车去农场。

在沈家职工院等了一会儿,沈家人回来准备吃午饭。

沈业军伤的养得差不多,沈奶想让他在家里养伤,他自己待不住,又怕给儿子拖后腿,去鹅厂帮忙搬砖筛沙,做点量力而行的活。

大家回来,沈红军王翠霞还有沈三柱,看沈行疆的眼神还和以前一样。

沈业军在井边洗脸,沈行疆帮他拿了条毛巾:“爹。”

“唉。”

沈业军接过毛巾,沈行疆把他扶起来:“身体没事吧?”

“没事儿,不用替爹担心。”

看到儿子的脸,沈业军就知道,沈行疆还是他从小带到大的儿子。

“爹,我有话和你说,你和我来一下。”沈行疆对沈业军说话的语气从来不会特意软下来,是平常的,平缓的,只不过比和外人说话时,慢一些,耐心一些。

沈业军笑着点头:“好。”

来到这边,沈业军都和沈老太还有沈老爷子睡在一个屋里,爷俩想说点悄悄话,就去房东边。

房东边草檐下面有块阴凉,旁边是山,此处的山风比生产队,比县城的风要凉快很多。

说话前,沈行疆从兜里掏出一包烟递给沈业军:“……特意……给你买的。”

沈业军乐了,眼角纹路更深更多,却瞧着开心。

他的手指因为常年劳作指腹和指甲浸染了黑土的颜色,怎么洗都洗不干净。

儿子出息了,他也从来没有炫耀过,默默地将大部分工资存下来,等以后儿子儿媳妇儿生孩子,做爷爷得能给孩子添点奶粉钱。

他只抽旱烟丝,便宜,量大,笨拙地撕开包装纸,沈业军用火柴点了一根,味道不错。

“咋了?”

沈行疆:“程团长说,想要揪出惩罚给他下毒的人,我能做的,暂时认程渡做爹。”

沈业军比旁人通透。

沈行疆认程渡当爹,一般人会受不了,会多想,是不是儿子嫌弃他或者什么。

但上次儿媳妇儿的话和态度,就能证明他儿子看不上程渡,他儿子这回把话说得清楚,他立马接受了。

沈业军指尖夹着烟,二话不说就同意了:“认!”

“程团长对你有恩,咱不管因为啥,能帮咱就帮,你放心,爹心里都明白。”

更多的话无需多说。

抽完一根烟,沈业军哼着小曲儿进屋了。

原本打算午饭随便弄点粥,配点蘸酱菜就吃了。

姜晚婉买了二斤排骨,许兰直接就剁了,用土豆炖得烂糊,填了到肉菜。

排骨炖土豆端到饭桌上的时候,姜晚婉心里不得不感慨,大嫂做饭的手艺真的一绝,和国营饭店的大厨比,也多了点旁人没有的家常香味儿。

姜晚婉都不爱吃里面的排骨,爱吃土豆,一口接一口,吃得停不下来。

吃完饭姜晚婉去鸡舍午休,沈行疆则去军区。

他回去后没有上赶子去找程渡,很多事过于主动会露出马脚。

下午他去看程含章,程渡比沈业军受伤重,恢复的慢还在医院治病,病房和程含章的同在一个楼层。

下午没那么热,他在楼下转了会儿,回来恰好在楼门口碰到了程渡。

程渡看到沈行疆,就会从他的脸上看出昔日爱人的影子:“我儿,你回来了。”

沈行疆移开眼睛,往里面走:“嗯。”

“回来好,外面累不累……等等,你刚刚应我了!”程渡先是讨好地和他说话,反应过来他说了什么,接着就是一喜。

程渡多么想和沈行疆告状,参姜晚婉一本,又怕好不容易缓和的关系僵住。

就在他想怎么办的时候,沈行疆已经拐进程含章的病房里,并且把门关上了。

程渡狼狈至此,不想让程含章看到,犹豫了下折回自己病房。

沈行疆听着门外脚步声走远:“除了认回去,还需要我做什么?”

程含章治疗过休息一晚,精神头恢复三分,他让凌雪和程文远先回家属院休息去。

病房里只有他们二人。

程含章没想到他这么快可以接受并且执行:“认回去,让程渡告诉爷爷你的存在,把他手里的钱,全都分给你,越多越好。”

沈行疆:“你想隐瞒自己身体转好的情况,让我回去和程时关打擂台?”

老狐狸……

程含章看沈行疆看穿一切的眼睛,他忍不住轻笑:“是的。”

说完,他又歉意道:“我身体好点以后,这边就要拜托你了。”

沈行疆掀开眼帘,看着他。

程含章叹了口气:“你说,孩子也不能一直没娘是不是,后娘咋整也比不过亲娘。”

秦小也,只能是他的。

……

程渡怅然地回到自己房间。

姜怜在旁边伺候,虽然她压根就不想伺候,但没办法,她不来就没人来了。

程渡从外面回来靠在床边闭目养神,失落的模样像极被抛弃的小媳妇儿。

自打姜南城出事后,姜怜宛若无根的浮萍,顺着水流飘摇,命格被终止后,她的日子更加难过。

虽然如愿当上了程家儿媳妇,做得又是那般不快活。

这是难得讨好程渡的机会,姜怜装作乖巧的样子,主动问。

“爹,你怎么了?”

程渡没说话。

恨乌极乌,因着讨厌姜晚婉,连带着对姜怜也不怎么不喜欢。

duboju.net
点击切换 [繁体版]    [简体版]
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章